今日天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机构概况 工作动态 通知公告 领导讲话 政策解答 拥军优属
拥政爱民 经验交流 先进典型 图片掠影 双拥简报 视频资料 友情链接
96岁抗战老兵的红色情怀
发布时间:2017-12-19    稿件来源:扬中市双拥办    【字体大小: 】浏览次数:

在扬中市普济村初见抗战老兵王伯侯时,很难想象,面前这位头戴旧棉帽、眼戴黑墨镜,精神矍铄,说话中气十足的老人已经96岁高龄了。

   在闲聊中,记者发现,虽然年事已高,老人对曾经的烽火岁月已经记不大全,但对自己如何走上革命道路,他至今记忆犹新。

   老人原名王炳文,参加革命后改名王伯侯,至于为什么叫 “伯侯”,侄子王汉忠从旁解释,都是受《封神演义》的影响,书里有个东伯侯,骁勇善战,但居功不自傲,天下太平后仍为国坚守,受到世人赞颂。将名字改成“伯侯”,正是王老年轻时的志向:要为革命事业建功立勋,奋斗不止。

   与普通孩子不一样,王伯侯从小就接受私塾教育,直到18岁那年王伯侯来到上海学钱庄生意,本以为余生就跟金银打交道了,却因为过人的资质被组织吸纳参加地下活动。“当时我们还要参加夜校咧,其实就是秘密培训。”

   在参加“夜校”的三年里,王伯侯还先后学习了英文和日文,并补习了高中课程,他回忆说,培训的岁月很难忘,这也为以后参加革命奠定了深厚的基础。说到这里,96岁的王老还随口说了几句日语,意外的流利和标准。

   “真正进入组织的那天我到现在还记得,”王老回忆说,“当时,我收到消息要去句容一个农庄和组织汇合,心里开心呀,带着货品物资就上路了,没成想一路竟意外的顺利,但到了庄里,没人接应,直到晚上,终于有人过来接头了。我再一看啊,这一路上遇到的什么做买卖的、放牛的、割草的都在,原来都是同志。后来他们告诉我,从我出上海到句容,组织的人一路都在保护我。”

   后来,他被分到新四军挺进纵队政治部联络部任科员,没多久又调解放中队(管教敌官兵被俘人员)任队长,之后又被分配到苏北军区司令部作战部任队列参谋,党内任组长;到南京参加过高级干部军事整编会议;还由司令部指派到华东15步兵学校任教导员,苏北扩编炮兵团任代理参谋长;抗美援朝开始后被调去苏北军区运输团任队列股长……王老一生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还参加过有名的苏中七战七捷、血战兴化城、盐城保卫战等战役,可以说大大小小的战役他已经经历得太多。只字片语中,哪怕是对战役中一些撤退时的零碎小事都能跟记者东一头西一边地说说,但却对藏在旧棉帽和墨镜下的旧伤只字不提。在侄子王汉忠的一再劝说下,老人摘下帽、镜,头顶、眼角的伤至今仍在,王老低垂着眼不在意地摆摆手说:“跟在战斗一线的同志比,这都是小伤,不值当提。”

   南征北战,戎马一生,获表彰无数,盒中装满,军装缀满,但在王老心中,都不及一本薄旧的入党志愿书。

   由于年轻气盛,王伯侯入党多次被拒,尽管如此,他并没有放弃,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并在一次次的申请过程中努力修正自己,提高自己。被他的赤子情怀和忠诚不渝所感,组织大门终为他打开,至今,家里还完好地保存着组织介绍信。说起入党的曲折,王老笑笑说:“入党是我的初心,成为一名合格的党员也是我们军人真正的归宿。”

如今记忆已经大不如前的王老没事就会翻翻自己留存的日志,在只言片语中去重温那段峥嵘岁月,他说,最自豪的是曾在革命道路上出过一份力,也许微不足道,但足以回味余生。

 

【打印本页】  【加入收藏】  【关  闭】
Copyright ◎ 2013 Zhe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镇江市双拥办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南京南大尚诚软件科技有限公司